王子文自曝童年被害惨:原生家庭的烂牌,我是

综艺《女儿们的男朋友》结束了,整个节目里最令人深刻的不是各种大型秀恩爱现场,而是坐在嘉宾席最左侧的王子文。

王子文坐在嘉宾席的最左侧,安安静静不抢戏,时不时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是温柔冷静的态度,一点都不像疯癫妖精“曲筱绡”。

如果说,能够理直气壮说出“他有没有女朋友跟我什么关系,我喜欢他我就可以追他啊”的曲筱绡,幼稚且伤人。

那么慢条斯理说着“我并不觉得婚姻,是恋爱最后必须要到达的地方”的王子文,理性而独立。

在父母们说到女孩恋爱久了就该结婚的时候,她笑着摇头,认为结婚并不是恋爱的唯一去处。

在嘉宾们热烈讨论“为别人剥虾”是浪漫的时候,她摇手拒绝,认为剥虾是独享边剥边吃的过程。

在大家都被情侣们恩爱场面甜掉牙的时候,她大方承认,最羡慕的不是女方有多好的男朋友,而是有一个尽责尽心的好爸爸。

在爱情上意外独立倔强,在亲情上格外渴望期待,这样的王子文,离不开原生家庭的影响。

01

王子文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爸妈离婚后一直跟着妈妈。

生性倔强敏感的她,假装对父母分开毫不在意,还自我安慰过年可以拿到两个红包,过生日可以拿到两份礼物,这样算下来父母分开自己还能获得两份宠爱。

好像,父母离异并没有什么不好,该得到的物质满足,王子文一点儿也不缺。但随着时间长大,她逐渐感受到,看似快乐啥都不缺的自己,还是渴望关爱。

不论外表装的多开心不在乎,缺失的关爱都成了伤害,真真实实地刻到了骨子里。

而一个人越缺什么,就会习惯包裹自己,表现得越不需要什么,尤其是性子倔而敏感好强的人。

所以年纪还小的王子文,不顾家里人反对,只身一人到了北京闯荡。

十五岁那年,被一家经纪公司选中,参加了一个选秀,在众多女孩中脱颖而出,成为中韩4人女团里的成员之一。

在这个组合解散前,王子文在韩国当了一个月的练习生。那一个月的生活,简直苦不堪言,不论性别的大负荷训练量,让王子文忍不住吐槽“我觉得是一种摧残”。

刚到的第一天,就被通知立马下楼跑两千米,从小八百米就不及格的王子文,穿着不是球鞋的鞋,硬着头皮跑完。一跑完和妈妈通电话,就哇的哭出声。

在训练祁连,王子文最怕的是蹲厕所,因为腿酸软没力,大腿内侧都是青的。一旦犯错,还要接受体罚,两小时俯卧撑说来就来,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段堪称魔鬼训练的经历,虽然只有一个月,但也足以让王子文终身难忘,每每提起都能感受她浑身的拒绝。

但哪怕再累再苦再变态,王子文都熬住了,虽然组合最后还是解散了,但这段练习生的经历无疑让王子文成熟了很多。

她坚信,自己可以吃苦。

她明白,守纪律懂配合的重要性。

她学会,更独立更自强。

所以王子文回到了北京,又开始了一个人的闯荡。

和大多数人一样,只身闯荡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有迷茫有不解也想过放弃。

又比大多数人幸运的是,王子文自带的灵气和天分,让她在演员路上少了许多磕磕绊绊。

02

王子文毕业于中戏,但表演的实战经验太少,她自己都说,刚开始演戏全靠瞎摸。

既没有丰富的表演经验,也没人指导怎么表演,王子文在刚开始扮演角色时,总是依着感觉来,信心也不够。但每每被导演或者身边人肯定的时候,她就多了一点自信,在镜头前表现得更自如。

在接了第一部电视剧《谁是我爸爸》后,王子文很快就迎来了一部担任女主的电视剧戏《寒秋》,露脸的机会多了,展现的镜头也多了,王子文也逐渐被大众所认识。

这个乍一看不是惊艳漂亮的演员,眼睛却有一股游离的灵气,看着瘦弱的小身板却透着倔性,用自己的解读扮演着大大小小的角色。

电影《隋朝来客》里,王子文的装扮一出来,就惊艳了不少人,坚定纯粹的眼神里无不刻画着属于渔女的单纯明亮,几近裸妆淡颜的面容也让人心生好感。

电影《唐山大地震》里,王子文用为数不多的戏份,在众多戏骨中刷了一把不低的存在感,作为小媳妇的泼辣张扬,与丈夫婆婆之间的言行相处,拿捏恰到好处。

而随后接演的《家,N次方》和《男人帮》都让王子文的知名度更上一层,身材娇小个性倔强的她终于一步步闯进了观众视野里。

一部《欢乐颂》更是让很多人,认识了妖精“曲筱绡”,认识了王子文。

大家都说是王子文运气不错,抓住了这么有个性的角色,在一片骂声与表白声中积攒了大量人气,但事实上,是曲筱绡运气不错,能被王子文演绎出来。

每一个角色的成功,除了编剧功力的塑造之外,更多是依靠演员本身去刻画,敢爱敢恨个性鲜明生动的曲筱绡,即是作者笔下的人物,也是王子文重塑的角色。

能让一个角色被观众记住,这就是她作为演员的成功。

和个性张扬的曲筱绡不同,《如果蜗牛有爱情》里的许栩安静少言,对手戏对象都是王凯,前者是直率的大胆示爱,后者是委婉的暧昧暗流,同样的脸,却是不一样的王子文。

能让每个角色各有味道,这就是她作为演员的能力。

或许,王子文的演技谈不上多优秀,但胜在诠释自然,而且耐心足够。哪怕是小有人气之后,王子文也没急着接戏,一切都按着自己喜欢的节奏来。

不是王子文不想红,而是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演戏是工作也是爱好,有的演就好;瑜伽是锻炼也是爱好,不断进阶就行;结婚是美好也是责任,却不是人生的必然去处。

看着瘦弱小小的她,其实很有自己的想法,“我在法国女人嘴里,听到过她们觉得自己,每大一岁就又美了一点,但她们指的那个美,不是皮囊上的那些美。”

而王子文,也早就学会接纳每一个年龄段的自己,静下心来欣赏每大一岁就美一点的自己。

虽然她嘴上说着有受到原生家庭的伤害,但她最终还是成为了很好的自己。有事业、有生活、有生活、够独立也够坚强,这样的女孩谁不想成为呢?

03

当活得这样潇洒恣意的王子文,在屏幕前大方说出自己是单身家庭长大时,嘉宾有些同情。

但她温温柔柔地说着自己经历,一副完全看不出恨意的坦荡模样,虽然嘴上说着伤害还在,但谈吐间全是放下的轻松语气。

不论原生家庭如何,选择放过自己的人都不会过得太差。

因为,即使原生家庭的影响不可磨灭,但人生的主动权终究掌握在自己手里,人无法选择家庭,但可以决定自己怎么活怎么过。

就像前段时间大火的《都挺好》里,姚晨扮演的角色有一段时间都被原生家庭所折磨,年少时的她渴望关爱,父母却吝啬得一点儿也不愿意施舍。

可就是这样不被疼不被爱的她,却成为了爸妈所有孩子中最出息的人。

前半生过得不太如意,并不会全盘否定了后半生的意义,每一个人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不是让受过伤害的人选择原谅,而是学会放过自己。

而学会放下的王子文,早就一路成长一路成为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