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4.0大激辩:中德两国是否应该一起走?

- 编辑:admin -

工业4.0大激辩:中德两国是否应该一起走?

  工业4.0自从被德国提出来以后就迅速火遍全球,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自然会深受影响。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劳动力供给减少、人工成本上升和新一代劳动力制造业就业意愿的下降,对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形成了巨大制约。工业和信息化的结合必将助力中国制造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工业4.0认为,实现工业4.0目标的关键是建立一个人、机器、资源互联互通的网络化社会,物联网、互联网、服务化的智能联接必然要求一个系统框架,在这个框架内,各种终端设备、应用软件,它们之间的数据信息交换、识别、处理、维护等必须基于一套标准化的体系。

  本质上看,与前三次工业革命相比,工业4.0的进步在于利用互联网激活了传统工业过程,使工厂设备能说话、能思考,同时实现三大功能:较大程度地降低制造业对劳动力的依赖、较大程度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将流通成本降到较低。

  工业4.0产生在德国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德国一直是西方发达国家中唯一始终坚持制造业立国的国家,产品质量和技术能力都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但是,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崛起,以美国为首的信息化国家却通过虚拟经济占据了世界经济的主导,包括德国在内的整个欧洲在网络经济上普遍处于严重的弱势。如此世界经济格局,让德国的工业界不得不充满担忧,到底是互联网巨头控制工业巨子,还是工业企业通过互联网成功转型,已经成为德国及中国必须回答的问题。

  最近几年,以谷歌、苹果、亚马逊等为首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向制造业进军,他们利用自身的地位,推广自家的产品和服务,开开发了可穿戴设备、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物流、实体超市,这些都可以看作是互联网公司进军实业、打通互联网和制造业的新战略。更令制造业忧虑的是,这些互联网公司市值巨大、资本雄厚,而且在网络上具有垄断地位。据统计,德国95%的互联网搜索流量来自Google,他们掌握了消费者和企业连接的桥梁。德国经济部长就曾明确表示,担心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会主导互联网数据业务。

  那么,在推进工业4.0这个大项目上,中国与德国是应当合作,还是应当各自发展呢?

  正方认为:

推动工业4.0对于中国而言不仅仅是挑战,更多是重大的机遇。在全球都面临着信息安全、工业互联标准缺失以及系统整合复杂性等的挑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中国和德国加强沟通,企业与标准组织间进行更多的携手。

  反方认为:

工业4.0从战略上看是德国对抗以美国为首的互联网霸权的产物,中国国情与德国不同,互联网行业已经处于世界领跑地位,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而不是跟风,才能真正把握住工业4.0的机会实现弯道超车。

  正方观点:

  4月9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中国电子报社协办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SAP全球高级副总裁柯曼在演讲中指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在产能过剩和人力成本日益增长的形势下,实现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型尤为重要。推进工业4.0不仅仅是中国,在全球都面临着信息安全、工业互联标准缺失以及系统整合复杂性等的挑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中国和德国加强沟通,企业与标准组织间进行更多的携手。

  目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在产能过剩和人力成本日益增长的形势下,推进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大国的转型尤为重要。

  科曼认为,推动工业4.0对于中国而言不仅仅是挑战,更多是重大的机遇。目前我们正出在一个数字化的世界,一切可以数字化东西都将数字化,所有技术包括大数据技术、移动应用等的发展都将支持物联网的进一步发展。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中国有庞大的制造业群体,中国有大量创新的ICT企业,中国的电子商务应用走在了全球的前面等,诸多因素都将意味着中国将不仅仅是工业4.0的受益者,更重要的是一个推动者。

  对于中国推动工业4.0,柯曼建议,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推动工业4.0不是一两个企业、一两个国家就能够解决的,他需要各个相关利益方都能够更好的沟通、对话。其二希望中德政府信息沟通和交流,德国与工业协会与中国MIIT定期交流很重要。其三希望中国加入一个标准化的组织,目前SAP已经加入了这个标准协会。其四是国家首脑之间要建立就具体问题要具体讨论的机制,能够带领企业一个一个、一步一步解决推进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第四创建一些实验性项目,让大家看到端到端的实现过程和效果。有示范效应。

  反方观点:

  向百度百家供稿的分析人士冯继华认为与德国不同,现在的中国社会是一个制造业和互联网平行发展的国家,制造业占据了世界第一的规模,而互联网经济也领先欧洲几乎与美国平分天下。传统制造业的力量在中国很强大,产业资本的实力很强,向互联网转型的动力也十分充足。互联网资本在以BAT等为代表的网络公司带动下更是发展迅速,这些公司也在努力进军线下,智能硬件、汽车及其他的很多制造业都开始获得互联网资本的青睐。

  因此,中国没有必要完全效仿德国,通过扶持占据主导地位的制造业摆脱互联网公司的资本和资源控制,相反可以双向支持。既让产业资本通过互联网转型提高自身的能力,也就是走工业4.0之路,使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甚至中国智造。中国也要通过互联网+的战略让互联网企业积极投入到中国制造业改造中来,将信息产业的优势转嫁到制造业上来。

  工业4.0产生于德国,是其工业制造升级的必然选择,也是到了特定的发展阶段。中国虽然是制造业大国,但是,仍然不敢说是制造业强国,在核心的工业制造技术和科研能力上还存在很大的欠缺。

  从发展阶段上看,中国已经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但第三次工业革命却还处在进行过程中,甚至还是初级阶段,部分产业向工业4.0转型是可能的,但整个工业体系整体转型是不切实际的。

  中国大多数企业还处在工业化生产的中期阶段,以成本控制为生产管理的核心,大规模集成化是当然的选择,至少在最近五年之内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此,对于中国大多数制造业企业而言,工业4.0虽然美好但还很遥远。不过,一些已经跻身世界领先位置的企业,比如海尔、联想等等,确实可以借助工业4.0提升企业能力,以满足电子商务和跨界融合产品生产的需求。

  工业4.0适应了万物互联的发展趋势,将为各传统行业带来巨大的效率提升,但工业4.0从战略上看是德国对抗以美国为首的互联网霸权的产物,中国国情与德国不同,互联网行业已经处于世界领跑地位,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而不是跟风,才能真正把握住工业4.0的机会实现弯道超车。也许,这才是中国政府推出互联网+的根本原因。